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柠檬树下ABC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毛泽东语录

 
 
 

日志

 
 

山西疫苗事件:一场公权力与社会正义的较量  

2010-03-20 09:5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西疫苗案持续发酵升温。报道该事件的中国经济时报前日发表声明,就山西省卫生厅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基本不实”的指责作出回应,称记者掌握了大量证明山西省疾控中心存在高温暴露疫苗、官商合谋垄断疫苗市场等问题的证据,愿对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期望有关方面正视问题。

昨日,多家国内媒体刊载了对此事的跟进报道,涉及受害者家属赴太原反映情况等内容。网络上,事件议论度更是迅速扩大。举报人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题为“我与山西疫苗腐败高官斗争的经过”的博文被搜狐博客推至头条;2007年率先披露山西疫苗案的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撰写的“我所知道的山西疫苗案真相”博文也被广泛转载;正义网对话报道者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某网站也对此进行了记录并刊登博文。

事件发展至此,权威一方的简单回应已无法平息公众的质疑及对真相的追问。这单延宕三年的案子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利益链,有关方面必须给出较之前更为清晰细致的调查结果。

  中国经济时报

  发表声明

  反驳不实之说

其实早于2007年12月、2008年2月,有关“山西疫苗市场黑幕”的调查报道就充斥了媒体与网络,在山西省纪委与卫生部介入调查之后,事件似乎随之“偃旗息鼓”,未料想,三年后,这个“话题”再度爆发,势头更猛。

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推出近两万字的长篇报道“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残—山西疫苗乱象调查”让“山西疫苗”问题走入公众视野,很多网站、纸媒进行转载,并引起社会强烈关注。

山西省卫生厅当日便给出回应,反应可谓迅速。该厅从接种疫苗后的异常反应、“疫苗高温暴露”情况、“反季节销售乙脑疫苗”等三方面对报道内容进行反驳,结论是“基本不实”。

当晚近11时,新华社消息称,卫生部对此事高度重视,立即开展有关调查工作。

3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发表关于“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的声明,对山西省卫生厅表态进行反驳。双方论战令事件急剧升温。

  山西省卫生厅三点表态

  1

此次媒体反映的山西疫苗问题,早在2007年就有部分媒体登载、转载。其中所述有关人员有的曾多次到卫生部门上访,反映接种疫苗后的异常情况,经省级异常反应鉴定专家组鉴定,认为不属于疫苗接种异常反应。对有关报道中提到的15名致伤致残儿童,山西省卫生厅已根据线索,紧急安排人员赴基层逐一作调查核实。

2

卫生部2008年11月已安排调查组进行过调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派员对部分“高温暴露”疫苗进行封存、取证,经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检测,所抽检疫苗均符合国家要求。

3

关于“反季节销售乙脑疫苗”,2006年7月,山西省部分地区特别是运城市出现了乙脑疫情,卫生部及山西省委、省政府高度关注,根据专家建议,对全省特别是运城市15岁以下儿童进行乙脑疫苗应急接种。以运城市乙脑发病为例,接种以后2007年报告发病数较2006年同期下降76.34%,报告死亡数下降93.75%。

  中国经济时报三点声明

  1

到目前为止,山西省卫生厅及其他有关方面未同本报就此组报道进行直接联系,亦未同采写此组报道的本报记者王克勤联系。本报在报道中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对大部分患儿使用了化名。山西省卫生厅称“已根据线索,紧急安排人员赴基层逐一作调查核实”,却未联系本报要求提供患儿的真实姓名等线索,我们对其说法表示怀疑。同时,我们也对山西省卫生厅在尚未展开深入调查的情况下即宣称“报道基本不实”表示强烈异议。

2

本报的报道并未对近百名患儿的死、伤必定系由疫苗导致作出判断,但本报记者在长达半年的调查采访中,收集到了70多名患儿的病历等相关资料,并对其中36名患儿家属进行了面访。通过调查,记者掌握了大量证明山西省疾控中心存在高温暴露疫苗、官商合谋垄断疫苗市场等问题的证据,包括人证、物证、录音录像等。由于存在这些问题,必然可以得出疫苗品质可疑的推论。并且,这些问题的出现与几十名患儿的死、伤在时间上关联度甚高,不能排除其存在内在相关性的可能。

3

疫苗安全攸关数千万百姓、特别是婴幼儿的生命健康,因此,本报对此组报道的采访和刊发高度重视,也十分审慎。我们愿对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期望有关方面能够正视报道所反映的问题,本着对人民负责、对事实负责的态度,展开客观公正、深入细致的调查核实,作出令公众满意的处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这是总理的郑重承诺,也是我们的共同心愿。本报愿为有关方面的调查工作提供最大程度的支持与配合。

  举报人陈涛安反驳山西省卫生厅

  “不要拿卫生部调查结果说事”

报道第三日,“山西疫苗事件”舆情已呈扩大之势,山西卫生厅没有再就事件进展发表回应,相较于这边的沉默,网络却掀起滚滚热潮。

对受害者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昨日,事件举报人、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的一篇博文被推至搜狐博客头条位置。博文题为“我与山西疫苗腐败高官斗争的经过”,直指山西两名官员—李书凯,现任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栗文元,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原主任,1个月前已被免职—涉案。这篇博文迅速引来网民热议和关注,阅读量已经突破5万次。

记者昨日进入署名“陈涛安”的博客页面发现,这里只有两篇博文,均为3月18日发表。搜狐博客工作人员证实,这“肯定是陈涛安的博客无疑。”但记者随后电话联络陈涛安,却发现该号码手机已关机。

陈涛安第一篇博文“对山西省卫生厅回应媒体的质疑”目前已有超过7000阅读量。文中,陈涛安对山西省卫生厅的回应进行了反驳,称山西省卫生厅拿异常反应报告的人数解释问题,是在偷换概念。陈涛安说,山西省卫生厅所称“目前未接到因注射疫苗出现聚集性异常反应的报告”,不能表明接种山西高温暴露疫苗的儿童都没有受到伤害,提出,注射高温暴露疫苗后或死或残的近百名儿童应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他还对山西省卫生厅提及的卫生部调查组2008年11月赴山西调查结果提出质疑。

  抽检结果无法否认高温疫苗

陈涛安说,首先,山西省卫生厅用2008年11月以后抽检疫苗的结果,表明2006年1月1日~2007年10月15日田建国在山西垄断制售的高温暴露疫苗是合格产品十分牵强;其次,田建国在山西垄断制售高温暴露疫苗近两年,其不同批次数十分庞大(十几个种类×涉及生产企业数×上百个批次号),只在个别县抽检几个疫苗来证明合格产品,违反同一性原则;最后,同批次经过高温暴露的疫苗,由于各自温度、光照时间不同,已失去同一性,根本不能通过抽检来证明是合格产品,应立即封存销毁。山西省卫生厅如此违反科学、胡搅蛮缠,山西疫苗问题难以公正解决。

举报人陈涛安

陈涛安,原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长,2007年5月25日开始举报之路。当时,他向太原市检、山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投递了署名举报,却因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向检察院出具了一个报告导致检察院立案调查工作搁浅。之后,在媒体的持续报道下,山西省纪委介入调查,但没想到“2008年1月公布调查结果后,我们才发现这个专案组是李书凯安排自己查自己的。”虽屡屡碰壁,陈涛安还是坚持举报,三年来他向有关部门举报、复议、信访山西疫苗问题30余次,将多篇揭露山西高温暴露疫苗问题的举报材料发布在人民监督网等网站上,直至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的介入。

中国经济时报3月17日刊发“山西疫苗乱象调查”长篇报道之后,山西省卫生厅随即通过新华网回应,宣称“未接到因注射疫苗出现聚集性异常反应的报告”,“报道基本不实”。次日,中国经济时报发表公开声明,力挺记者王克勤。

2007年率先披露山西疫苗问题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也接受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直言山西省卫生厅的回应是“顾左右而言他”。

  3月19日,王克勤与正义网记者进行了近2个小时的深入对话,讲述自己在这篇报道背后承受的重压。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讲述调查背后

  采访只能“潜伏”

  问题出现非今天

“山西儿童疑因疫苗致死致残”报道在新闻界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在这篇报道背后承担多少重压?情况如何?昨天,正义网记者与王克勤进行近2个小时对话,某网站记者同在现场拍摄并记录。

当天,某网站博主“当咖啡遇到茶”就将对话内容贴在博客里,短短一个下午博文阅读量突破6000人次。整篇对话内容6400多字,主要是王克勤讲述自己的调查采访取证过程,以及对报道出街后山西方面回应的看法。昨天下午,记者拨打王克勤手机,但一直无人接听。拨打办公室座机,其实习生张娟儿电话中肯定该采访真实性,同时又称王克勤已经被有关部门“约谈”。

王克勤实习生解飞告知正义网记者,这次山西采访王克勤老师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稿件发出后他整理老师在山西调查有据消费发票共计22700元,全部是自费垫付。

  “调查不应山西自己来”

  记者:调查跨度长达半年时间,累计去山西多少次呢?

  王克勤:我累计到山西应该有七八次,有时一去就待上十多天或20天。

  记者:调查遇到过什么困难?最难的是什么?

王克勤:首先是疫苗专业性很强,理解起来非常困难。我学过心理学、经济学,也学过法学,但对医学是外行,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一直要学习,买了《病毒学》很多理论书籍,甚至医学博士不一定涉猎的专业领域都要学,找了很多专家咨询,这是第一个难题。

第二个难题是采访难度很大,很多患儿家长经过苦苦奔波以后信心不足,对社会持怀疑态度,怎样取得信任?这个难度比较大,采访起来很难。

更重要的是,疫苗在山西乃至全国是很敏感的问题。由于不能暴露身份,取证最难,只能在山西进行潜伏式采访。采访山西省疾控中心和山西省卫生厅很艰难、煎熬,为什么呢?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2008年做过山西疫苗价格混乱这样的节目,因故没播出,中国青年报曾报道,担心稿子没写出来就被叫停。

记者:现在有关部门有没有对山西疫苗事情有进一步消息确认或进展呢?

王克勤:我作为跟大家一样的网友,看到的也是网络上的信息,包括卫生部,包括山西省,包括山西省卫生厅的一些说法。仅限于此,没有任何一个官方机构跟我联系。

记者:山西官方认为有的报道不实,怎么看?

王克勤:首先我持不能认可态度,太笼统。我希望能将其中哪段不实,或哪个事实不实具体指出来。我们报社已经正式发了一个声明,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所有人证物证数证,证证齐全,对报道负全部法律责任。山西公布说这些孩子与疫苗无关,我并没有在报道中说与疫苗有关,只是作为记者在呈现这些家长的质疑。

记者:昨天看到你们报社声明特别感动,报社能以这样态度出来力挺,态度非常明确,而且非常坚定。

王克勤:这是我们的总编辑和副总编辑做出一个决定,老总说了一句话,“为了更多中国孩子的生命安全,我们战斗到底。”

记者:您希望疫苗这个事得到什么处理?

王克勤:山西方面公布所谓结果,我觉得首先调查组组成令人怀疑。为什么?因为山西省卫生厅在整个山西疫苗问题中本身就是一个重要当事人,由他来主持调查没有公信力。国务院相关部门或由卫生部配合组成一个调查组可能相对比较客观。

我写的每一个字有证据,有大量录像、录音,包括图片资料,山西省卫生厅为什么不出来解释华卫公司没有疫苗经营范围是否属实?华卫公司是不是皮包公司?是不是卫生部企业?有点最让我疑惑,山西省的问题疫苗出现并不是今天,早在2006年就出现,为什么今天突然表示自己是为人民服务,要对人民负责,此前为什么不负责?

王克勤

1964年11月出生,男,中共党员,大学本科,甘肃省永登县人,1989年进入媒体至今先后在甘肃经济日报、西部发展报、西部商报从事记者编辑、专栏负责人、部主任及执行总编等,现任《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2004年中国十佳曝光勇士,2003年度中国记者八大风云人物,2002年度中国传媒杰出人物,2003年中国十大维权人物,中国当代著名揭黑记者,被业界称之为“中国的林肯·斯蒂芬斯”(美国著名揭黑记者)、“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

  率先披露山西疫苗问题的中青报记者刘万永:

  山西卫生厅的回应

  是“顾左右而言他”

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见报当天,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在搜狐博客发表题为“我所知道的山西疫苗案真相”的文章。刘万永曾于2007年12月3日发表《一家小公司是怎样垄断山西疫苗市场的》报道,率先揭露山西疫苗市场完整的利益链条,引起巨大反响。

2008年初,刘万永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举办的“舆论监督研讨会”上,对山西疫苗腐败案进行了介绍。文中讲述,北京华卫(被指垄断山西疫苗市场牟取暴利,公司董事长田建国是疫苗事件当事人之一,山西省疾控中心生物制品配送中心原主任)堪称2007年度最牛的公司,2003年注册资金仅50万元,却在2006~2007年22个月中创造近1个亿的利润。

刘万永总结北京华卫垄断山西疫苗市场的手法与流程:第一步,山西省疾控中心成立生物制品配送中心,统一配送,北京华卫董事长田建国任主任;第二步,北京华卫与山西省疾控中心2006年1月1日签署协议,为期5年,以每年380万元承包配送中心,另交50万元风险抵押金;下一步,配送中心以山西省疾控中心的名义成立分中心,分赃;第四步,2006年6月开始,北京华卫推出山西疾控专用标签,贴在所有配送疫苗盒子上。之后山西卫生厅下文要求必须用配送中心配送疫苗,贴“山西专供”标签。

记者阅读博文发现,王克勤日前推出的长篇报道与刘万永2007年的报道内容基本一致,只是在受害者的调查情况上有了一些新的进展。

  “若承认有问题早就处理了”

  记者:2007年去山西采访的时候遇到什么阻力么?

刘万永:当时就没有人接受采访。我去了山西省疾控中心、山西省卫生厅,就没有一个人接受采访的,和王克勤遇到的情况是一样的。

记者:当时你只发现山西疫苗存在的垄断问题,而没有了解到安全方面问题?

刘万永:我是2007年11月初去山西的,当时还没有获得线索表明有孩子打疫苗出现问题。实际上,发现安全问题是在我这篇报道发表之后。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一直在举报这件事情。陈涛安讲纪委的也找过他。在这种情况下,陈涛安坚持自己去调查,一个地市一个地市地走,去收集这些患病人的信息。王克勤的报道是在我那篇报道出来之后的一个最新进展,发现了有孩子因为注射疫苗致死、致病或致残。

  记者:发稿子时有没压力?

  刘万永:面临着很大压力。

  记者:王克勤的报道刊发之后,你怎么看待山西省卫生厅“报道基本不实”的反应?

刘万永:说好听一点,我觉得山西省卫生厅是“顾左右而言他”,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他的回答“驴唇不对马嘴”。

记者:你觉得他们是在逃避问题?

刘万永:我觉得他们没有直接回答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以王克勤的稿子为例,现在出现了近百个孩子因为注射疫苗出现问题了,我们不能直接说是因为疫苗有问题,所以孩子出现了问题。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孩子都是在打了你的疫苗之后出现了问题。你应该去解释这个问题。依据我的理解,有没有接到“聚集性异常反应”的情况和有没有“聚集性异常反应”是两个概念。也可能有,你说没有接到。

记者:你对于山西疫苗事件后续解决怎么看?

刘万永:事情到现在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如果(承认)有问题的话,在三年内早就处理了。据《东方早报》

刘万永

中国青年报记者。1996年毕业于河北大学教育系,1998年毕业于中国新闻学院国内新闻专业,1998年7月进入中国青年报,在总编室工作一年。1999年至2004年6月在新闻采访中心,负责教育新闻报道。2004年7月进入冰点周刊,历时一年终于有所成就。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