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柠檬树下ABC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毛泽东语录

 
 
 

日志

 
 

太原强拆死人案后显露出的复杂身影  

2011-01-25 09:4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24日上午,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金胜镇古寨村拆迁致人死伤案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共有17名犯罪嫌疑人分别因涉嫌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包庇罪等罪名遭到起诉。此时距古寨村村民孟福贵在拆迁纠纷中被打死已两个半月。

2010年10月30日凌晨两点半左右,村民孟福贵和邻居武文元在以“邻里互助,保卫房子”为目的的深夜“值守”中被拆迁人员打死,武文元以屏息装死躲过一劫,手臂受伤。此后,孟福贵的儿子——26岁的复旦大学博士生孟建伟回家奔丧,记录下三日的奔丧所遇。他的博文被多家媒体以《博士生三日奔丧记》等为题进行了报道。

今天的庭审中,主要犯罪嫌疑人曝出:“拆出人命”后,晋源区金胜镇党委书记亲口承诺给保安队长20万元处理事情,而保安队长得知出事后,曾到晋源区副区长的办公室内商量如何了结此事。

命案背后的官员身影

今天的庭审从上午9时开始。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人首先宣读公诉书。公诉书称17名被告人大部分为太原市柒星保安公司员工,受害方代理人则指出,对他们所属单位的正确表述,应该是太原市保安公司晋源分公司机动大队。

太原市柒星保安公司是由主要犯罪嫌疑人武瑞军个人注册的一家公司,而太原市保安公司晋源分公司机动大队则有政府背景。

法庭没有采纳代理人提出的异议,庭审继续进行。

而数分钟后,受害人一方提出的这一异议由被告人武瑞军作了证实。

武瑞军供述:这次涉案的多数人员,正确单位是“太原市保安公司晋源分公司机动大队”,他就是机动大队大队长,有工作证、工资表、门禁系统等为证,在晋源区公安分局保安公司一层的一间办公室里,还给他安排有一张办公桌。

武瑞军说,机动大队队员的工资是由太原市政府“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指挥部”指派乡镇街办等单位支付的,案发前,金胜镇政府已经支付给了机动大队10万元劳务费,钱打在了晋源区保安分公司的账上。从2009年至案发,武瑞军的机动大队已从这类业务中挣了100多万元。

“太原市柒星保安公司只是做物业管理的,和机动大队的工作性质就是两回事。”武瑞军说。

检方没有解释他们为什么将这些人的单位都说成是柒星公司的。“10·30案”案发后,当地工商局已经紧急吊销了柒星保安公司的营业执照。武瑞军对此愤愤不平:“为什么吊销我的柒星公司执照呢?”武瑞军说,案发后,公安局、组织部、专案组有“五六十批次”的人都来调查他,连工商局也在这时来找他。

出事后在副区长办公室商量对策

武瑞军在回答他的辩护律师提问时陈述道:案发后、投案前,他见到了晋源区政府副区长计建中,并在其办公室共商了善后事宜。经武瑞军的辩护律师和主审法官详细讯问,武瑞军再三确认了如下情节:

2010年10月30日凌晨,武瑞军指派了4路人马梯次出动,去强拆孟福贵和武文元家的房子;两点半左右,强拆者架梯翻墙进入孟家,又破门而入打死孟福贵。武瑞军说他当时并不知道已经出了人命,还以为拆迁成功,并向镇党委书记报功,然后就回家睡觉了。

武瑞军是10月30日早晨五六点钟被金胜镇党委书记张兴旺的电话惊醒的,张兴旺告诉他:“出事了,死人了”。在30日的上午,武瑞军说,他和张书记又数次通话,张兴旺在电话中答应他,镇上计划出20万元,让他去“平事”。武瑞军因为“很快进了局子”,他没有拿到这20万元。他曾安排他爱人去向张书记拿这个钱,“但我现在不知道她拿上了没有。”武瑞军说。

武瑞军说,按照张书记的吩咐,他随后赶紧出去商量。“他约我在小店高速口见面,我跑到高速口,见张兴旺在车上坐着,车上还坐着副区长计建中。”

在车里,张兴旺说:出下这事了,咋办哇?武瑞军也没有主意,说“谁出的事谁顶,该咋办就咋办哇”。张兴旺说:这样就把指挥部卖了!

三人开车走到晋源区政府门口,张兴旺让武瑞军在门口等着拆迁公司经理李根虎,张兴旺和计建中先上了楼。一会儿,李根虎也赶到,武瑞军和李根虎一起上了计副区长在三楼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有个里间,张兴旺让武瑞军和李根虎到里间密谈,怎么了事。

武瑞军供述,李根虎的意思就是先不要让打人的人跑了,他出一个人,然后出“1万或8000块钱”让他们自首,出去顶。要求是要说成是“私自行动的”。

“然后我就劝李彦忠等人去投案,下午,我自己进了公安局也没再出来,那1万或8000给了没有我不知道。”

今天,有十多名被告方家属在法院楼前到处“找记者”:他们说,他们的亲人“被政府耍了”,“不为完成任务,不为挣那几个工资我们逼疯了去拆人家?”

现在是孟福贵的儿子孟建伟作为主要受害人亲属来打这场官司,孟建伟的律师李劲松和刘亚军告诉记者,他们不能容忍太原市检方“砍去”整个案件中的政府身影,来做一个单纯的“故意伤害案”诉讼。

强拆决定是拆迁动员大会上定的

武瑞军还供称,机动大队在2010年10月30日晚的行动是在20日的拆迁动员大会上就确定下来的。当天的拆迁动员大会,有区设建局、执法局、晋源镇、金胜镇、古寨村的大小领导参加,上文提到的分管副区长计建忠也在场。他的指示是“一周之内,(在拆迁范围的)至少要拆掉二分之一”。而现场展示的一张拆迁区域平面图上,就有孟、武两家,而当时这两家并没有在协议上签字。

武瑞军说,他从不管被拆的人家是否办完了所有签约、补偿等各种手续,也不管有没有拆迁许可证,“这不是我该问的”。他的标准是,“只要政府发了拆迁通知书的”,就是他的任务范围。而他从执法局了解的情况是:应该是挨家挨户都发了拆迁通知书,有的人家不要从门缝里扔出来的,他们也发愁。

武瑞军说,他也不负责审核这种征地拆迁政府到底办全手续了没有。李劲松律师告诉记者,他们此前给太原市政府去了不下三四次函件以及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公开“太原市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在古寨村一带的规划、征地、拆迁、补偿等一系列手续和规范,但至今没得到任何回复。

拆迁动员大会召开6天之后,10月26日,针对古寨村的拆迁,又有一次会议召开。这次还是有大部分的前述部门领导参加。武瑞军“从(拆迁人员)安全”和“好撤离”的角度出发建议先拆村北的孟福贵家和武文元家。但他没有决策权。决策的是计建中,武说,计的表态是“定下拆的就尽快拆,由(金胜镇党委书记)张兴旺具体负责”。

10月28日,感觉到“任务重,压力大”的武瑞军,组织人马去过一次古寨村,但人多,怕出事,没有拆成。29日深夜,30日凌晨,武瑞军再次开会布署。这次终于拆成了,但是死了人。

机动大队的主要任务,据武瑞军说,是拆迁中“控制局面”,但“不许与人对打”。不过此案中的其他嫌疑人都不这样认为,他们供说他们接到的规范是“可以打胳臂打腿”。

据武瑞军供称,机动大队的人每出动一班次,会得到“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指挥部”指派乡镇或街办支付的200元费用。

今天一大早,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高高的数十级台阶上站满了赶来的古寨村村民。村民们表示,他们并不是光关心这个死亡的乡亲,而主要还是关心自己的命运。截至今日,太原市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在古寨村的拆迁仍然有五六十户没有拆掉——“10·30案”案发时没拆的村民,现在仍然没拆。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